Loading收藏本文

徐文兵老师新周刊专访:谈中医的私人定制

  • “仪器能查出来昨天你和老公吵架了吗?我能查出来。而且我能检查出来你大概失恋过三次,两次受伤比较重”。
  • 排队6个小时,坐在问诊台,只用了6分钟,就被下了诊断书的经历,谁都不想再体验。
  • 一个男人,同时对手机里的17个女人说:多喝热水,便能赢得17份爱情的故事,终究会付出代价。
  • 现代人的心理需求是:我知道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但你的孤独与谁都不同。

中医徐文兵,对私人定制的理解,便是尊重每个求医者的独一无二性。“你找我看病,在我眼里你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光拿一个中成药往这一放。每个方子都是量身定制的,每味药有多少克,这都是按照每个人的情况定,这是完美的个人定制的方案。甚至会关注到你别熬夜,别喝酒,恋爱时别太感情用事。你说它值多少钱?”

在这位长年为病人提供健康方案的医生眼里,中医最基本的望闻问切,就是对一个人从身到心的全面诊断和解碼。这或许是最接近“奢侈”理念的,因为它是真正的量身定制。

星座、属相、父母生日、感情经历、夜晚梦境,量身定制的前提是全面了解你的身心。

徐文兵眼里,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病的人更是。中医最基本的望闻问切,就是对一个人从身到心的全面诊断、解碼。这跟侦探破案、人物采访的味道差不多,甚至说,是反过来。好的侦探、出色的访谈者,若能用上中医看诊的功力,那么破解出的案子、或用文字勾勒出的人物肖像,便会越接近准确、精彩甚至完美。

若要定制一个人健康的方案,仅是面对摄像头,“伸出你的舌苔亮堂堂”是远远不够的。远程观诊,和定制出一套专属于你的健康方案的距离,就像吻一个女人与吻这个女人的照片之间那么远(吕克贝松说过:在电影院看电影,就像是在吻一个漂亮的女孩,在家看影碟充其量是在吻一个女孩的照片。)徐文兵的时间很贵(应该说望闻问切的功力很贵),很少有人付得起两个小时的诊费,他便在诊断之前,推出了一套身心咨询的体检服务:

二对一,一男一女两位中医,面对每位就诊者,从你出生那天起,你所经历过的事情,意识到或没意识到的,都会被问及。甚至星座、属相、父母的生日,曾经在哪个城市生活过,有过几段感情经历,曾经的生离死别,每个夜晚的梦境,等等,都是你将面对的诊疗发问。它们会像一把把钥匙,打开你身体里隐藏的记忆,体察你的情绪、意识、与思维习惯。随后,再进行全身的经络检查,了解、把握你整个身体的脉络现状。一番检测下来,你在信任的医生面前,变得再透明不过。此刻的医生,甚至比父母、爱人、闺蜜、哥们,都更清楚你目前整个人的状况,他看见了你精神矍铄、或虚弱疲惫的表像下更真实的样子。这像一种从身到心的精确定位,下一步,才有可能为你进行一套健康方案的定制。

当然,也要把握一个度。徐文兵曾分享,他接待过一些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以前以女性为主。后来碰上两位男性受害者,身上留下瘀青脸上有血痕。“这种事,医生了解即可,安抚劝慰,平复情绪,针刺用药解郁活血,化瘀止痛是本份。此事清官难断,说施暴者变态或受害者欠揍都很片面浅薄,只能靠当事人自己在情理法的层面上解决,医生不能介入太多太深。”

这样的检测,是人(医生)与人(求医者)之间的体察,交流与气场的互动。当然,如果坚持你一言不发,也没问题。徐文兵的要求是,就是遇到一个哑巴来求医,也要通过观测、摸诊,写出翔实的身心诊断报告。“小孩都是哑科,不会描述自己怎么了,只会哭;抑郁症假装不是抑郁症,你要给他诊断出来,要告诉他。给他定制出一套方案。”

“中国人现在最大的觉醒,是突然意识到了人种的问题。”定制生活的理念,与一个社会的文明、经济发展的步伐密切相关。只是经济上去了,有钱了,富了,定制出的或许是一个架势、一个姿态。真正从富走向贵了,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才是真正的定制。“大趋势是仓廪实而知礼节,没有经济的富足,谈贵族是不可能的。老北京有句话叫:力巴儿吃饭,给嘛吃嘛。他没有选择食物的权力,人家给什么吃什么,”徐文兵有个病人,一个部级领导夫人,说最近两人都腰疼,找上门来,“我一看两人同时疼,就问最近吃什么了?回答说老部下送了新鲜桑叶,能让头髪黑、长寿。我说是,桑叶有这个功效,但桑叶是秋天吃的,春天吃不对。这种情况很多,身为这么高级的干部,也跟力巴儿一样,人家给嘛吃嘛。太不了解自己了,这些人是富人,但不是贵人。”

徐文兵总讲饮食,医食同源,比如到一个地方点菜,把最好的菜上一遍,这叫富,有钱人。贵是什么呢?今儿什么季节,我在哪儿,我什么体质,哪种菜适合此刻的自己,这叫贵,这样叫自我定制健康方案。西方人讲,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中国人也有俗语,三辈子学会吃和穿,这种意识在慢慢觉醒。它唤起中国人的贵族意识,贵族不等同于富族,贵在自知之明。

徐文兵认为,中国人现在最大的觉醒,是突然意识到了人种的问题。以前向西方人看齐,衣食住行效仿西方,似乎现代化的进程又快了一步。最简单的例子,回到饮食,一个中国胃能承担西餐负担的时间有多长?没有标准。你自己觉得不舒服了,胃自己说话了,就是信号了,这不是自知,是自觉。“神农尝百草就开始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徐文兵有个病人,夫妻两人都是博士,用科学方法要孩子,从受孕到出生,生下的孩子并不强壮, 但还要坚持科学喂养,买了天平、定时器,像作实验一般,定时定量喂养,结果孩子一身病。“这其实就是自然之道和人为的斗争,我们现在就像郑人买履一样,不相信脚,相信尺子。”

定制,便是根据你的脚,选出最合适的鞋子,走好前面的路。以饮食为例,最基本的自我定制,就是依赖自觉,面包牛奶黄油芝士堵住了,换豆浆油条小米粥。再上一层,就要靠自知,你知道你是血统与体制特点,懂得《黄帝内经》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因时因地、因人制宜,你会为自己筛选食单。再往上一层,便是后知后觉,你需要借助专业人士(医生或养生专家),通过充分了解你之后,告知你,你是谁,你的身体(需求)在哪里,从而为你建议或设计出吻合身体所需的食疗方案。这三个层次,都是贵族意识的显现。“各从其欲,皆得所愿,物无美恶,过则为灾。”徐文兵认为,听从自己的感觉,尊重自己的传统,意识到自己的人种,是下一步定制健康理念的前提。而随着身体需求信号的不断强烈,这种定制会再一次回归。

仪器检查不出你和老公吵架,它再高明也需要人来解读。“仪器能查出来你昨天跟你老公吵架了吗?我能查出来。而且我能检查出来你大概失恋过三次,两次受伤比较重。”徐文兵强调在定制生活中,人的重要性。“很简单,温度表很精确,进到庙里,进到背阴处,进到地窖里,总有人能感觉到而仪器察觉不到的东西,仪器再高明也需要人的解读。中医定制的贵族性体现在人的高级。”大数据或大样本都是粗糙的数据,按科学标准是对的,但是从人性角度来说,仅供参考。”

徐文兵讲了个笑话,“现在很多貌似真理的科学。讲资料,讲量化,比如发明一个有毒的药剂量怎么定,西方定了个剂量:按体重。貌似有道理吧?可回来一想,一个人的酒量会根据他的体重来定吗?饭量呢?性能力呢?不会吧,那为何能按体重判断耐药性呢?大家都被貌似真理的指标迷惑住了。反而精确定位每个人的中医出现时,有人会说:这不科学。”从中医定制角度,徐文兵觉得科学有时让人哭笑不得。他早年在美国行医一段时间,当时所有绝经的女人都流行打雌激素,一打雌激素,烘热啊、脾气急躁都没了,月经也恢复了,大家就特高兴。结果实践后发现,这种方案诱发了大批乳腺癌,就赶紧停止雌激素。“20年前,有外国人就问我雌激素的看法,我说这不对,我的判断依据是它不自然。已经闭经了又再刺激出来,诱发一种虚性的亢奋,这是极大的消耗。”又一次去美国开会,当地科学家有个发明,针对男性的性能力问题。“他们就在生殖器植入一个硬东西,可是用到的时候毕竟少,不用的时候也那么举着,多不方便啊。后来又发明了充气式,外面安置一个手动打气的开关。可是当两性需要多巴胺的时候,只是靠那个开关么?不需要调动全身吗?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科学。”

徐文兵看来,这种“定制”称不上定制。他健康方案定制理念,是人(医生)能量重要,天然的身体(求医者、任何人)规律重要。后来,找过他的病人说,徐大夫你不是医生是哲学家。找徐文兵看病的,大江南北都有,终于挂上号了,拿着行李就得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看他。有一病人回乡后感慨:徐大夫的药吃了10剂,感觉还不错! 巨大的反差是,我去北京的路费2600元,而10剂药的药费才100多元。 徐文兵回道:中医所说简便廉验,其中廉就指药便宜,现在都变成医生便宜,药贵。

最早,徐文兵和梁冬做过系列对话《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之黄帝内经》,谈到,“最高明的中医疗法是祝由,其次就是按蹻,也就是按摩推拿。可惜在机器贵,人工贱的时代,做中医手法治疗的人收入低,远不如开药拿提成回扣挣得多,所以按蹻疗法渐渐势微或流俗。我开诊所的梦想之一就是把按蹻高手请来,调形,调气,调神,建个非药物疗法中心。”

徐文兵一直认为,即便是网络科技时代来临,真正的高明与奢侈,还是人的高明与贵气。这也是定制的核心:人的能量。比如在日本,手艺人是最有自尊的,你来不来没关系,我专心在做我的东西,我相信一定有些欣赏我的人。就是吃个寿司,吃进去的也是几代人的手艺和文化。我相信随着发展,作为人的专注和精致创造出来的,不管是有形无形的价值,会给人带来高级的生活享受。现在这个阶段,只有意识到的人(贵人),和有经济实力的人(富人,或富贵人)能享受到。但趋向于个性化选择、靠人的能量来实现的定制生活,一定是个趋势。”

医生给自己的“私人定制”,是能够自由选择病例的权利。徐文兵反复说,中国这个人种如果没有中医去保养的话,那这个人种可能就要消失掉了。衡量一个文明的四个基本特征:宗教信仰,语言文字,天文历法,传统医药。“传统医药是在所有现代医学没有进来之前,护佑你这个人种存在的重要保障。外国没有中医,弱的都被淘汰了,留下来的就很强,都是幸存者。”

他曾在美国给疼痛的病人扎针,起针以后患者不疼了。把他的一次性针要过来看,问:为什么你的针是实心的?药放在哪里呢?“唯物主义者理解不了“气”,总以为我给他注射了什么止痛药。我跟他说:没有药,而且我扎的也不是你疼的地方。”遇到类似情况,徐文兵也会玩笑说:一定是在针上涂抹安慰剂啦!当然,英国王妃产后不到10小时就登着高跟鞋往外跑的案例,在徐文兵看来,则是东方女人切不该尝的危险螃蟹。

对于定制医疗方案,徐文兵认为中医体检西医体检不矛盾,而是互补。有位白领女士找到他,体检出甲状腺有结节,乳腺有增生,卵巢有囊肿,子宫还有个肌瘤。“在我这儿就有一个精确判断,我需要告诉你,你要改变性格。第一,让她意识到是自己的性格导致问题。第二,要根据自己是什么人去做选择。假设性格是细腻敏感,是艺术范儿,不适合同乱七八糟的人打交道。如果职业是公关,那我会劝你换职业,因为那是你的命,改不了。同时,细腻敏感的同义词是小心眼,那么找对象要找一个心胸大的,彼此互补,否则彼此易冲撞,情绪淤堵,还会犯病。”

但徐文兵强调,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看病一定要量力而行,医生更要知道自己是谁。“看病也是医生和病人背后能量斗争的过程。对方气场要是把你盖过了,如果治疗了力所不能及的病,自己也会得病。”徐文兵认为,从医生角度看,自由地选择病例,也是医生为自己的私人定制方案,这是医生的另一种贵气。

他讲了个故事,“我同学老婆疯了,他带着老婆非要从老家过来看,他们一进门,我还没看见病人,左脸就发麻。等她坐到这儿,我给她一号脉,这老婆就说,徐大夫你真逗诶,你跟别的大夫一样,一看我脸就抽。我跟同学说,对不起你这病我治不了。后来,我那同学也疯了。我心想,这病我要接了疯的就是我。所以看病一定要掂量、咨询、筛选,我会告诉你我心里有没有谱,大致需要多长时间。”

无论你是医生,还是求医者,无论你健康,或是想更健康,最大的奢侈:有自知之明,懂量身定制。

来源:厚朴中医学堂堂主

支付宝收款支付宝收款 微信赞赏码微信赞赏码

赞赏↑↑↑或点击广告↓↓↓的朋友一定都是善良的人!

最后编辑于:2019/6/20作者: 中医学习笔记

中医学习笔记

本站部分文章为转载,如需联系作者请点击文末原文链接查找。 本站站长是一名中医及传统文化爱好者,如有合作交流,欢迎联系我们询病勿扰。 文章内容如有帮助,感谢打赏支持!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