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收藏本文

中易行者刘兵:我的脉法、针灸、方药之路

中医之玄妙,往往亲身经历才能体悟最深,刘兵老师从学问到实践,一步一步在中医之路上步步生莲,走到今天,让我们一起看看他的一些体会和中医哲学吧~


余业岐黄之道十载又五,虽未悟尽其理,也算略有小得。在研医、行医之路上,除个人的一点天资、赤诚之心与精进功夫之外,更承蒙先人的护持、良师的教渡与同道的点拨。医德方面,我深信“外重而内拙”的《庄子》圣训,时时观照自我深心,保持清净、明朗,不为外事、外物所累;医理方面,我注重对河图洛书及《黄帝内经》原文的深入研究与思考,努力探求其直指核心的本质,非以我心妄揣古心,乃以古心总结规律,形成一套特有的学术理论体系;医术方面,我师从多位中医大家(尤其受益于恩师高树中教授的教诲,跟师学习多年,所获颇丰)与民间高人,并将每一位前辈的妙术绝招落到治病之实处,从医十多年来,诊治患者无数,更是解决了不少疑难杂症。我的中医之路虽很辛苦,却乐此不疲。想起大学时一句话:一直孜孜求索的梦想——让我的生命可以照亮他人,在这里(中医)我找到了,从此,再也不肯放手。

【我的脉法之路】

《素问·五脏生成论》曰:“能合脉色,可以万全”,《素问·移精变气论》言:“治之要极,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可见,《内经》对脉诊(及色诊)的重视(《内经》对望、切的重视远大于问、闻)不仅限于诊断,更在治疗中体现“用之不惑”(心中会很有数)的价值,临床上我即是“据脉而药”及“据脉而刺”的。我的脉法之路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根据王叔和《脉经》所论,按寸口的脏腑排布(左心肝肾,右肺脾肾)来把脉,这种方式我用了大概6年,对脏腑气机的把握有一定帮助,但临床仍然会出现诸多困惑,然后不得不以所谓“四诊合参”来辅助诊断。第二阶段:在恩师高树中教授教导下,深入领会及实践《素问·脉要精微论》“尺内两傍,则季胁也。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膈,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前以候前,后以候后,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一段原文,以寸口对应人体脏腑及部位来把脉,并结合全息及心理脉学,这种方式我大概用了4年,对全身各部及脏腑的了解更深一层,诊断不易出现偏差,甚至可以说非常清晰、明确。第三阶段:重读《内经》所有涉及脉法的内容,对人迎、寸口对比脉诊法(候阴阳)等有了较为深入的思考,对《素问·脉要精微论》上面的那段话有了更进一步的体验乃至发挥,更明晰体会到脉法可完全反映一个人整体的根本气机和生命能量状态,患者精、气、神不同层面的几乎全部信息,均可从指下索得,诊脉后甚至无需问诊,即可开出处方(包括汤药处方及心性调养法),开出的处方是从患者根本气机上调病,症状的消失或指标的改善是在气机的调顺下不知不觉地实现。这一阶段的方式我目前一直在用,对患者形、气、神三个层面的状态及疾患虽自觉已“心中了了”,但绝不囿于此,止于此,尤其在接触了云鹤道长“太素”脉法及祝华英道长“内经”脉法后,更深感生命规律的精妙与脉法体系的气象万千,对生命、自然更加敬畏,对自我更加放低。

【我的针灸之路】

我的针灸之路,就目前来看,可以说基本上没走太多弯路,而是从经典中、从根本上直入正道——这完全得益于高树中老师的良好开蒙与教诲。我在读大学时,听高老师“一针疗法”的讲座,被深深地震撼了,高老师从《灵枢》入手,挖掘《内经》针灸治病智慧,且屡屡效验,疗效绝非“常规针灸”可比,不亲眼见之,难以相信或想象。考上硕士,我顺利拜于高师门下,跟师学习三年,所见、所感、所悟、所获良多,愈发坚信经典所揭示的“恒常”规律,愈发坚定自身针灸之道持久的提升、应用与发扬,愈发敬畏古人。高老师常说“要读经典,做临床”,“没有一个病能跑得出《内经》”等,他写的《一针疗法 灵枢诠用》是学习“《内经》针灸”不可多得的一本好书。在跟随高老师学习的基础上,我又研究了“董氏奇穴”针灸理论,在临床中用之,亦感神奇。随着读《内经》的深入及实践的增多,发现“董氏奇穴”并非一家经验之谈,而是《内经》理论在针灸应用的高度发挥。2010年秋,我有缘结识并接待从美国远道而来的杨维杰先生(董氏奇穴第一传人),我向杨老师汇报了对“董氏奇穴”的认识与体会,杨老师对我表示了极大的肯定。我个人的小心得是:“董氏奇穴”的应用极致即是放下“董氏奇穴”,可完全以《内经》理论规律来指导针灸临床;但若没有“董氏奇穴”,我们却难以捅破这层窗户纸。为了更进一步研究《内经》,读博士我拜于针灸理论大家赵京生教授门下,赵老师渊深的学术、谦冲的为人与严谨的学术,给我的针灸学习带来了更多、更深入、更客观的思考,让我对针灸的基本概念、理论体系、学术史有了更清晰和更深刻的认识。博士期间,我还拜访及跟诊了80岁高龄仍工作在临床第一线的“古法针灸”张士杰先生(人称“张太溪”),《名老中医之路》“明经典针理·悟古法针道·播四海针情——我(张士杰)的针灸、中医从业之路”即是张老授权于我所写(在我的新浪博客里有)。针灸之道永无止境,我还在诸前辈感召下的漫漫之路上,前行。

【我的方药之路】

在大学二年级时,我即开始给看不起病的乡亲诊治疾患,开始主要以偏方、验方、单方、成方为主(有时配合针灸),每获佳效,常沾沾自喜,但有时心中也无底气。到了大三,系统学习了《伤寒论》等内容后,始用经方及药物外治,那年寒假,邻居二爷爷得痛痹,双肩、髋关节剧痛无比,杜冷丁止不住,且伴随多脏器功能衰退,当地大夫言恐活不过去年关,经我用冰水煮桂枝加附子汤,及隔药(川乌、草乌、枯矾、蓖麻子)灸法艾灸至阳、命门,治疗20日痊愈,后未复发,多活了8年因他病而逝。在治好了几位难治性疾病后,我在当地遂小有名气,每每放假都给乡邻义诊至深夜。给家人及他人解救病苦成就感的喜悦之余,我深感经方之魅力,于是便研究经方的各家思考与经验,受益颇深的有当代医家刘渡舟、李克绍、陈亦人、胡希恕、黄煌、刘力红等。后又在跟诊高树中教授的学习中,背诵了部分《伤寒论》原文,及精读了《神农本草经》(结合《神农本草经百种录》和《神农本草经读》),高老师在遣方用药时经常将经典原文随口背诵出来,让我深受激励和鼓舞。除经方原方外,某些确有卓效的用药经验,我也加强学习和吸收,用药上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高树中老师,及古代的黄元御、郑钦安、张锡纯、彭子益等,当代的岳美中、朱良春、龚士澄、王正龙等等。我用药的基本思路是——以药气调脉气,一气周流,而至平顺和缓。就目前我个人的临床疗效来看,我始终坚信“据脉而施方药”是治病寻根的标本兼治之法。

我虽不才,亦得到些许厚爱,来跟我坐诊的有10多位学生,我将自己的所有的心得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们,因为我心里很明白:“我的东西”并不是我的东西,而是古人的东西、众生的东西。我也常常告诉我的学生:一、先具足正德正念,再培养正知正见。合乎于道,取法乎上,怎么走都会自在欢喜,游刃有余。二、临证勿需贪多,在于诊治每一位患者都要用心,用心诊治一个的收获,远大于不用心万千个。三、学临床,务必从《内经》入手,走正道,上道就快。四、喜乐来自疗效,慈悲源于修行。

满腔热血,甘洒漫漫岐黄路;一片痴心,都付深深医道中。记得一位姑娘问我:你坐诊时,对芸芸众生含情“摸脉”,用心感受并聆听每个人身心的苦楚,日复一日面对各种病痛,会不会对这个世界感到无望?会不会觉得疾苦没有尽头呢?我答:病本非病,苦本非苦。病苦是因果缘,我治病即为化缘而来,也为缘化我而来。苦是无穷尽的,有时也因而潸然,慈悲给你一种力量,让你微笑坚定前行。

文章:刘兵老师  来源:上医网

支付宝收款支付宝收款 微信赞赏码微信赞赏码

赞赏↑↑↑或点击广告↓↓↓的朋友一定都是善良的人!

最后编辑于:2019/6/21作者: 中医学习笔记

本站部分文章为转载,如需联系作者请点击文末原文链接查找。 本站站长是一名中医及传统文化爱好者,如有合作交流,欢迎联系我们询病勿扰。 文章内容如有帮助,感谢打赏支持!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