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针灸治痛临证选案


中医认为之所以会疼痛,皆因经络不通,气血滞塞,故说“不通则痛”。针灸为什么能止痛,且能速效?就是因为针灸刺激经络穴位,促进经气运行,病灶处气机一通,疼痛自去。

所以说,疼痛,是针灸最早介入的领域,也是应用最为广泛的领域。学习针灸,先要会治疗疼痛,即时缓解病人的疼痛,是针灸医生的基本要求。临床上董老师也建议疼痛患者首选针灸,因为针灸止痛往往可随手见功,应针取效,令人叹为观止,在取效速度及效果上不弱于其它任何一种医学手段。

临床比较常见的急性痛证,一般都有特效穴。比如咽痛点刺少商、商阳出血;胃脘痛针三脘或足三里;偏头痛取丝竹穴透率谷,或列缺透阳池;牙痛,针同侧下关、翳风;踝关节扭伤针小节;痛经发作,疼痛难忍,针承浆、十七椎下;心绞痛针刺或按压至阳;红肿热痛刺血周围血络等等,临证选穴,据证补泻,要在医者心中了了。

针灸不但可以止痛治标,还可以平衡阴阳,调和脏腑,消除病理因素,达到治本效果。

董老师发表了大量针灸治疗疼痛的医案,本文从中选取医案数则,与读者分享。

1、 落枕

针灸循经取穴治疗落枕极效,在膀胱经可针束骨,督脉针人中或后溪,少阳经针中渚,或液门透中渚,或外关,或悬钟,阳明经针合谷或落枕穴。

一女病人落枕三天,现抬头转头都困难,伴疼痛。查其痛在项后,偏于太阳、少阳经,先针束骨、悬钟,嘱活动颈部,其痛立减,仍脊柱中间略痛,再针后溪痛即霍然。

2、 头痛与偏头痛

针灸治疗头痛和偏头痛极有效验,我曾治疗过大量此类患者,积累了一些经验。我观察到,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市的头痛和偏头痛患者明显要多于南宁,究其原因,一则因斯布鲁克处于阿尔卑斯山区,其地寒,风大;二则当地人多喜饮食寒凉,易伤阳气;三则当地人往往不知避风避寒。风寒外袭,上攻头面,引起头痛。

偏头痛多见于年轻女性,西医认为是血管神经性头痛,治疗乏术,一般只建议服止痛药。有人连续服止痛药数年,而疼痛仍不休。此病针灸最好。

一年轻女性,左偏头痛三年,天气变化则疼痛发作,伴有恶心。针右侧三里、侧下三里、曲池、足临泣,左灵骨、大白。一诊而头痛立失,半年来间断治疗九次,头痛渐愈。

若病虚实错杂,则需扶正与泻实兼顾。一女病人患偏头痛多年,痛自后头前及上额,对光敏感,伴眼花、恶心、腹泻、腹胀、盗汗。用中脘、下脘、天枢、气海以扶正补虚;百会升提阳气;后溪、悬厘、当阳通经止痛。诸法合施,数诊而诸症尽失。针刺既能补虚,又能泻实,在善针者灵活选用穴位与针法。

友人女儿25岁,患偏头痛13年,痛时伴呕吐,一直靠戴芬缓解疼痛。因痛渐剧,专程从英国飞到因斯布鲁克面诊。面色苍白无华,脉细弱无力。此久服西药,伤损元气之象。嘱马上停服西药,其痛不可忍,为针风池、百会、列缺、三里诸穴,并灸百会以扶阳。一日针灸四次,而痛渐缓。

3、 牙痛

牙痛剧烈时,针灸最能显效。我本人曾患龋齿牙痛,自针承浆,并用大蒜捣贴敷阳溪,一次而愈。

一病人左上牙痛六个周,西医发现牙根糜烂,建议拔牙。病人不欲拔牙,求诊于中医。上牙属胃经所过,针下关、内庭以泻胃火,加承浆止痛。并加泻合谷、曲池以祛大肠郁火。一诊而诸痛消失。巩固治疗一次,而牙痛竟愈。

4、 腰痛

凡腰痛者,先需问清痛在何处,辨别所属何经,然后远取本经穴。若在中间痛,则取后溪以通督脉,可男左女右,交叉取穴;若痛在两侧,属太阳经,可针束骨、申脉或委中;若痛在两侧胁下,是属少阳经,可针威灵、精灵;且凡腰痛皆可针下巨墟或条口以通畅气血。皆左痛取右,右痛取左。

急性腰扭伤病人往往伸不直腰,甚至于要抬着来诊。取后溪穴,用一根一寸半的针,贴着掌骨的骨面全部刺入,针尖向劳宫方向。同时,可嘱病人慢慢活动腰部,即可迅速止痛。

一男病人急性肾结石导致剧烈腰痛。自述大半年前曾患此病,先去医院治疗数天,疼痛未减,故来急诊。其痛在左侧腰腹,下及小腹,急针泻太溪、水泉、涌泉、太冲,并针耳穴肾、神门、心、腰,剧痛即去,仍遗留左腰腹胀,再针右侧威灵、精灵,即顿觉轻松。

腰椎间盘突出导致腰腿痛,病的往往不是椎间盘,而是软组织。针灸或汤药即可取效,祛除软组织痉挛,使之归于平衡,疼痛自然缓解。若贸然手术,痛未必除,且更增新伤。某男,腰五骶一间盘突出,痛在大腿后侧一个月,伴左小腿后侧酸麻胀感,脉右弦紧。病人不想手术,求诸针灸。针腰二三四五背俞穴以松解局部筋急,风市以祛风除痹止痛,昆仑、束骨远取以通经逐络泻邪之滞,配合烫疗推拿腰腿部。七诊而诸不适尽去。

一女病人腰痛七年,2005年腰椎间盘手术后痛减一年,之后又复发疼痛。现左侧腰痛,下及大腿后侧,走路即痛,痛至汗出,不能直起腰来,伴肾区剧痛,要贴吗啡缓释膜以止痛。“不通则痛”,故用长针斜刺诸背俞穴,循经远取诸郄俞穴,配合局部推拿烫疗。经十余诊而诸痛大减,走路腰背挺直,且从此不需西药。

5、 腹痛

某女病人一年前曾来诊治慢性肠炎,表现为腹痛、腹泻,为针灸治疗十余次而一年未再发作。近一周来又出现腹痛,西医处以可的松,却导致便秘,而其痛未减。再针天枢、足三里、上巨墟及左大横、府舍,有通利大肠,兼止腹痛之功。并嘱回家多吃白萝卜,可做汤喝,亦可作色拉吃。一诊而大便正常,腹痛消失。

急腹症针灸最能速效,建议急诊科不要忽视针灸,不妨临床试用之。我曾治过急性肠扭转,病人腹痛而胀,呕吐,为针足三里,行泻法,数分钟而痛渐减。留针半小时而诸症全部消失。再如急性胃肠炎,刺络放血足三里周围血络,亦速愈。或长针深刺中脘亦能速效。

6、 痛经

针灸不仅在于改善症状,恢复健康,还可改善性格,让人心态更为平和。我现正诊治一位女内科医生,一年前因子宫内膜异位症引起痛经来诊,当时其性情紧张,语速极快,面部少有笑容。针肓俞、关元、中极、归来、子宫、三阴交及十七椎下诸穴,数诊后其痛经几乎消失,且性格大有改善,更亲近人,且更多微笑。

7、癌痛

原卫生部在全国范围内的癌痛现状调查结果指出:我国癌痛的发生率为 61.6%,其中 50% 的疼痛级别为中度至重度,30% 为难以忍受的重度疼痛——以我的临床经验来看,这些癌痛患者最好首选针灸。因为针灸止痛极效,其效果甚至不亚于吗啡等西药;针灸施治方便,且能迅速取效;针灸没有药物的毒副作用。

临床中我经常诊治肿瘤,我发现针灸是治疗癌痛的有效手段,对各种原因所导致的癌痛都有良效,甚至其止痛效果胜过吗啡。中医认为,所谓疼痛,其病机在于经络气血瘀滞不通,导致局部失荣,故说:不通则痛,不荣亦痛。痰浊毒滞血瘀既是肿瘤的病因,亦是癌痛的病因。

针灸治疗癌痛有两个作用:病机治疗与症状治疗。针灸不但能即时止痛,且能改善体质,有标本兼治之功。针灸的最大作用在于平衡阴阳、调和气血、疏通经络,这也是治癌与止痛的关键环节。

某病人食道癌术后两年,现已经扩散,伴呕吐,不能食,依赖颈部注射营养液维生。来诊时腹部剧烈疼痛,自述每天都要用止痛针。察其体瘦,精神萎靡,急针耳穴神门、膈、胃、肝、脾诸穴,伴迎香、内关,针入数秒钟其痛大减。再诊时自述针后三天竟然未再腹痛,亦未曾用止痛针。

前列腺癌导致下腹部剧烈疼痛,发作时需服止痛药。来诊时正疼痛发作,痛至全身大汗淋漓,急针三阴交、水泉、涌泉、中极、大赫、灵骨、大白诸穴,其痛不减。再取耳穴下腹、神门、皮质下、枕,配合肝经郄穴中都,针入数分钟其痛渐减,之后病人沉沉睡去。

69岁男病人患骨癌,周身关节疼痛,以腰骶明显,疼痛持续整个晚上,不能平躺,无法入睡,脉硬,舌红少苔。针十七椎下、腰阳关、肾俞、气海俞、大肠俞、关元俞、昆仑、束骨诸穴。一个月内连续治疗十次,其痛渐失。病人自述疼痛自上向下移动,自腰骶渐移至膝盖以下,然后慢慢消失。

8、 关节痛

关节诸痛多属痹证,因风寒湿三气杂至,跌扑挫伤,导致气血不通,滞于关节,形成诸痛。治疗痹证,关键在于调和气血、疏通经络。其法或常规针刺,或艾灸,或刺血,或火针,或辅以拔罐、刮痧、手法整复等,因证施术,多可速效。

一男病人,自述三年前膝痛、膝肿,西医建议手术,病人选择了针灸治疗,当时我在其后背胸四五六椎旁开三寸处点刺出血,并拔罐,再针膝周数穴,竟然三年未再膝痛。现因打保龄球膝又略痛,要求再针灸,以提前预防病情加重。再用上法,配合局部中药包烫疗。

我们门诊的秘书下班后去跳探戈,第二天早晨上班时一瘸一拐,说是跳舞后右足踝扭伤。查其足踝外侧略肿胀,按压有疼痛。针左侧小节,斜透向大陵穴。嘱走路活动外踝。针入而痛减,再留针半小时许,其痛若失。两天后其痛未复发,但局部肿胀仍未消。针灸止踝痛之功强,但利水消肿却需时间,嘱睡前温水泡脚。

临床治疗过不少网球肘患者,多以针灸为主。或取对侧冲阳,或取对侧曲池贴骨刺,或取同侧肘俞(其穴在桡骨小头与鹰嘴突起之间的凹陷中),或取同侧灵骨,或按八字疗法取对侧犊鼻,配合局部活动、点按,多可立效。

一女病人因攀岩引起右侧网球肘,肘关节外侧疼痛,用力握拳及前臂作旋前伸肘动作时疼痛发作。查其痛在手阳明经,因取对侧足阳明经的原穴冲阳穴。用一寸针,斜向下刺入半寸许,再嘱病人活动肘关节,其痛立失。冲阳穴位于足阳明经足背动脉搏动处,最具通畅气血之功。手足同名经交叉针刺治疗疼痛往往速效。

9、其他疼痛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于1986年,核污染影响了许多人的健康。曾听我的一位乌克兰病人说,她的家乡有许多甲状腺癌病人,都是在核泄漏后同一时间出现的。我诊治一男病人,因在奥地利淋了一场带有核污染的雨,之后出现周身疼痛,至今未止,一直依赖吗啡度日。用腹针与体针结合,并配合灸涌泉,其痛立减。连续治疗两次,已经完全不需用吗啡。

我曾诊治过一例成年急性腮腺炎病人,疼痛剧烈,住院治疗三天,未见寸效。所有能用的止痛药差不多都用上了,医生开始讨论是否加用吗啡。病人虽痛苦异常,三天来一直未能合眼,但仍拒绝用吗啡,决定出院找我针灸。查其痛在少阳经,循经远取诸穴,针入数秒钟而疼痛霍然若失,病人大呼爽快,转眼已经睡着。

一女病人突然左小腹不适,渐至左肾区刺痛,出冷汗,脸色苍白。面诊时怀疑是肾结石,但病人疼痛剧烈,暂时先帮助止痛。急针:太溪(俞主体重节痛)、水泉(郄穴最能止痛);足三里、迎香、神门(三穴能止各种疼痛),针入痛渐减,再针耳穴神门、心、肾,留针后疼痛完全消失。第二天疼痛又略有复发,再针即消失,后未复发。数日后病人告知,再做MRI检查,医院确诊为腰肌劳损。

一病人患三叉神经痛后遗痛,口角及面颊疼痛,吃饭或说话时即发作,反复多年未愈。先选用常规针法,循经取穴,疗效满意,但恢复至八成,病人感觉效果不再提高。再思之,痛之所以不去,必有气机阻滞。理气止痛,耳穴最有殊功。即取同侧耳朵的面颊、神门、心,轻轻刺入,再嘱张口活动,其痛已经豁然若失。

小结

经言: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心主神,凡是疼痛,皆关乎心神,故痛时往往伴有心烦。由此,针灸治痛时,不仅要考虑如何止痛,亦当重视安神。安神有两大好处,一则神安痛自减;二则安神亦是安心。因此,临床在常规取穴基础上我常配合针刺神门、大陵、神庭诸穴。凡痛皆属元气不通,神门、大陵为原穴,有通畅元气之功,此三穴皆可治神。亦可加耳穴神门、心,其意同此。

再者,耳穴颇具止痛之功,尤其是治疗急性疼痛。若体针效果不明显时,我往往改用耳穴,且每每收取卓效。

有人疑惑:针灸会不会类似西药的止痛片,效果是立竿见影,但病实则没好。止痛和治痛是两个概念,止痛片只是缓解了症状,而针灸治痛既治了病机,又治了症状。而且,止痛片有肝肾毒副作用,针灸却没有。再者,止痛片需要坚持服用,因为根本没有治本。

与止痛药相比,针灸更有优势。一则针灸止痛速效,不管是多么剧烈的疼痛,往往能针入痛止。试想,针刺麻醉时可在身体上施行手术而病人不觉其痛,该是多么神奇!我临床所见,针灸止痛的效果甚至优于吗啡;二则针灸有效,但无任何毒副作用;三则针灸不但能止痛以治标,兼可调和阴阳,平衡脏腑,疏通经络而治本。

本文由董洪涛老师的学生蒋显为整理,来源:董洪涛博客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有帮助,感谢打赏支持!

最后编辑于:2017/9/18作者: 中医学习笔记

中医学习笔记

本站部分文章为转载,如需联系作者请点击文末原文链接查找。 本站站长是一名中医及传统文化爱好者,欢迎微信交流询病勿扰。 文章内容如有帮助,感谢打赏支持!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